会员登录 窦哥视野,开站了,欢迎光临!
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

夜雨

2021-10-07 11:45:26 | 人围观 | 评论:

夜已深沉,下了一天的暴雨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,反而越下越大。
磅礴的大雨倾盆而下,雨水连成了线一般重重地砸向地面,反复冲刷着路面,那些排水栅栏因为来不及排水,而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。
即使能够洗干净这座城市表面的污垢,也无法洗干净它内里的罪恶。
望着窗外的暴雨,我这样想到。
此刻,我正开着车子,在城市里漫无目的地乱转。雨刷器已经开到了最快,却依旧无法阻止雨水在风窗玻璃上形成了一层水幕,透过这层水幕,交通灯也好,路灯也好,大厦楼层里的灯也好,所有的灯光都变得迷离起来,竟然给人以一种异样的美感。
这样的时间,这样的天气,路面上连车辆都寥寥无几,更别说行人,放眼望去,雨幕中一个人也看不见。
但我却不愿意就此放弃,倒不是说我迫切地需要载客赚钱养家糊口,而是只有这种难得的时候才最有希望找到我想要的猎物。
功夫不负有心人,瞎转了十几分钟后,我忽然看到前方似乎有一团模糊的白色身影,把车子开近一看,却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:一头披肩的长发,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外面还套着一件透明的塑料雨衣,拿着一只白色的手提包,正楚楚可怜、一脸无助地站在暴雨当中。
一看到我的车子,少女的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,伸出手,做了一个标准的打车手势。
而看到这个少女,我的内心同样一阵狂喜,先前还有些昏昏欲睡的我立刻振作起精神来,将车停在了少女面前,打开车门,在少女坐进来关上车门后,我压抑住自己的兴奋之情问道:“去哪儿?”
少女报了一个地址,这让我更加高兴:因为那地方离这边很远,几乎就是在这个城市的一南一北,这对我来说是再好不过,如果是那种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的话,我反倒无从实行我的计划了。
车子在雨夜中平缓地前行,我特意放慢了车速,一面开着车,一面不住地把目光瞥向后视镜,悄悄地打量着后座上的少女。少女长得很清秀,显得文雅恬静,而之前站在雨中而变得湿漉的头发,又平添了一丝妩媚的性感。
我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渴,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,同时在脑海中酝酿了好一会儿后,我开口问道:“小姐,我多嘴问一句啊,都这么晚了,还下着这么大的雨,你怎么会一个人站那边等车呢?”
少女似乎没料到我这个出租车司机会主动跟她攀谈,愣了一下后,才缓缓地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那里的……”似乎觉得这个回答太过敷衍,她又接着解释道:“我有时就会这样,自己有时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些地方,但究竟是怎么去的,却没有任何印象。”
难不成是梦游?我想,但随后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,梦游的人都是睡觉前的穿着,从没有听说过有人梦游时还会穿外套,知道外面下雨还穿雨衣的。
不过话说回来,这少女是不是梦游,其实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,也对我的计划没有任何影响,于是我接着说道:“是吗?不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子,晚上还一个人单身在外面是很危险的啊,尤其是咱们这地儿,这段时间可不太平啊。”
说完,我盯着后视镜,看到那少女身子明显抖了一下,用略显紧张地声音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了吗?”
我的唇角微微上扬:“你难道不知道——”我边说边刻意压低了声音:“你难道不知道雨夜屠夫的事吗?”
少女的脸上现出一抹惊恐的神色,然后用力地摇了摇头:“不、不知道。”
“诶,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啦,因为警察早就把消息给封锁了,要知道在短短一年半时间里,已经有二十七条人命断送在同一个人手里了,警方又迟迟抓不到凶手,这件事情要是传扬开来,不仅仅是警察信誉扫地,那可是会引发社会恐慌的哪。”
说完,我又瞥向后视镜,目睹少女的脸色由红转白,从一开始的紧张逐渐转变为害怕,接着她的目光牢牢地移到了自己身上,并且眼神中充满了害怕,嘴唇微微发颤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看到这儿,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接着道:“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警察封锁了的事情,我会知道的这么清楚?并不是因为我有亲戚在当警察,而是……你知道的,我们开出租车的,每天都是到处乱跑,拉到的客人也都是各色各样的,所以各种小道消息跟传闻之类的当然也就知道的比较多啦。”
“听说啊,这个犯人总是在打雷的雨夜出来作案,所以那些警察就给他起了一个‘雨夜屠夫’的外号来称呼犯人。感觉还蛮贴切的不是吗?”
少女没有接话,沉默了一小会儿后,我自言自语道:“不过,这家伙的确是一个好手,都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,警方却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,甚至连个嫌疑对象都列不出来,真是厉害。”
顿了顿后,我又瞥了瞥后视镜:“说起来,一、两个小时前也打雷了,动静还挺大的,我想那个雨夜屠夫恐怕今天也会出来杀人吧?看起来受害者名单里,又要增加名字了啊。”说完,我一打方向盘,车子一个拐弯,驶进了左边一条小路。

标签:鬼故事

相关内容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