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窦哥视野,开站了,欢迎光临!
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

地狱楼梯

2021-10-07 11:45:27 | 人围观 | 评论:

我叫廖勇,住在老城区的房子,老房子七八十年代建造,听说现在准备拆迁,周围的房子都拆的差不多了,就剩下我们这一片老房子。
有时候站在阳台往下望去,我们这栋房子矗立在废墟中,特立独行,却也显得孤寂。
就在我准备搬家的时候,我竟然发现一个秘密。
这个秘密是,打开大门从楼梯往下走,会直通地狱。
当我刚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,我心里既害怕又充满惊喜。
我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,是星期三的一个晚上。
当时凌晨二点,我正在看巴西和比利时的比赛,正看得精彩时,外卖打电话,让我去楼下拿外卖。
这栋楼房老的外卖员都不愿意上来,因为楼梯是木制的,踩在上面吱嘎直响,摇摇欲坠,仿佛随时要掉下去。
无奈我也只好下楼拿我的外卖,要说这家餐厅还真是不错,二十四小时营业,算是为我们这些球迷做贡献了。
我像往常一样,踩着木制楼梯下楼,可是走着走着,楼道的灯竟然灭了,我只好抹黑向前。
奇怪的是我一直往下走,走了很久都没有尽头。
要知道我住在四楼,一会儿就下楼了,今天是什么情况。
我拿出手机,一束微弱的光线把前方照亮,古怪的是,楼梯还在,可是楼梯两旁的住户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只有无尽的楼梯。
实际上当时我以为自己在做梦,可是我狠狠掐了自己,并不是做梦,甚至我还接到外卖员的催促,让我赶紧下楼来拿外卖。
我支吾一声就挂了电话,继续向下走着,甚至幻想,只要在下一层就到楼下了。
奇怪的,这楼梯仿佛蜈蚣的千层脚似的,一直蜿蜒而下。
我仔细数着楼梯,走到了十八层后,一阵凄厉的哭声响起,顿时让我感到毛骨悚然,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。
我意识到了,我竟然来到了地狱十八层。
“廖老师,你终于来了,欢迎大驾光临。”
一个身穿西装,长着一张马脸的人,恭敬的向我走来,我望了望身后,可是我身后并没有人。
“廖老师别再看了,我叫的就是你!”
“你是……”
我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马脸先生,当下并不算害怕。
“廖老师,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地狱的马面,想必你听说过我的名字。”
我心里咯噔一下,震撼到了,牛头马面从来都是在小说电视里看到,这电视里他们的形象都丑陋无比,可是今天一见,马面长的斯斯文文,除了脸长一些。
我感到惊奇,除了诧异马面之外,从来没有人叫过我老师,现实中的我,就是工地上搬砖的小工,文化不高,默默无闻,与世不争。
“你好我叫廖勇,你怎么叫我廖老师!”
马面说完拿出一个小册子,说道:“某年某月廖勇救了一位落水小孩,不求回报,悄然离开。
某年某月,廖勇经常看望孤寡老人崔婆婆,每月还送去一定的生活费,直到老人去世。
老人去世后把财产全都给你,你却捐赠给了社会。
……”
马面絮絮叨叨说完后,冲着廖勇笑了笑道:“有德行者为师,不管身份地位,廖老师请!”
廖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跟在马面身后,也不知道他要把他带去哪里,只是一边走一边说:“其实我做的这些算不上什么,对了,你带我去哪里啊。”
“带你去见阎王!”
“啊!”
这一瞬间廖勇几乎吓尿了,想要撒腿就跑,无奈双腿软的如棉花,根本跑不动,只能站在原地傻站着。
这时候马面回过头来,咧嘴一笑道:“廖老师,我是不是吓着你了,你放心吧,你是好人,就算见了阎王,阎王都会尊敬你三分的,跟我走就是。”
这样想来,我心里稍微好过点,跟着马面继续向前走。
我抬头望天,上方乌沉沉一片,根本看不到日月星空,而脚下黄雾弥漫看不到脚掌落在何地,天地间混沌一片,犹如初生。
终于马面带着我来到大殿之上,上面坐着一位威严之人,此人胡须浓密,一张国字脸,浓眉大眼,很少严肃,不过见了我后,竟然客气的招呼我坐下。
不用说,大殿上坐着的人,应该就是阎王了。
阎王告诉我,我本该今晚凌晨命陨,死因是下楼拿外卖的时候摔下楼梯而死,不过看我一生德行这么高,又是个好人,所以给我借了阳寿,不过代价是每天晚上凌晨二点要下楼来地府干一些杂务,为期三年。
我爽快的答应了,并且和阎王签订了条约,在每晚凌晨二点便踏上地狱楼梯来到阴曹干杂务。
我做的事情比较多,比如把资料分类,写一些地府公文之类的。
在前些日子,我在地府整理资料的时候,看到了我一个同事的资料,他叫做张帆,此人比较好色,却也因为好色,最终死于非命。

标签:鬼故事

相关内容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