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窦哥视野,开站了,欢迎光临!
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

电影院

2021-10-07 11:45:28 | 人围观 | 评论:

阜阳,来自安徽北部的一座小城市,地处平原,所以自古以来便人烟兴旺。兵圣姜子牙便出生在这片土地,还有战国时期的管仲和三国时期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”的东吴名将吕蒙。北宋抗金名将刘琦更是率领两万阜阳子弟兵以少胜多,击溃了十二万金兵,史称“顺昌大捷”。欧阳修来此地做官之时,曾派人仿照杭州西湖在阜阳的西面也造出了一个人工西湖,现在里面还有他老人家的故居。阜阳,虽然没有北京西安或者其他古城一样驰名中外,但它毫无疑问,也如同一位被时光遗忘的老人,见证了数不清的历史。
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经过了千年的风霜洗礼,让这里的人们豪爽大气,但也迷信和封建。很多野史怪谈也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口口相传流传了下来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阜阳人,在我小的时候,也耳闻了许多灵异,怪力乱神的小故事。下面,我将要说的也是关于阜阳的一个小故事。
这个故事,发生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,而地点,就在离我的学校仅有五百多米远的电影院。
在当时,那是我们这个小城市唯一一家电影院。那时候还不像现在,电影院在经历了起起落落后又成为了年轻情侣们新的游玩场所。很多人可能还记得,在十年前,由于技术和设施的落后,当然,还有盗版的盛行,几乎没有人去电影院里面看电影。就算是周末,电影院里面的人也寥寥无几。所幸,由于电影院里舞台修的比较大,所以有时候回举办一些大型的文艺晚会,或者歌功颂德的演讲报告之类的活动,外地的马戏团也会选择来这里表演,不过,这些事情几乎是几个月都来不了一次。大部分时间里,电影院里还是冷冷清清。在没人的时候,下班的时候,前面的舞台就会被一条从上面垂下来的幕布给挡住,等有活动的时候这块幕布会徐徐拉开,这也就是所有怪事的起源。
每天晚上,工作人员下班后,就只有门口的保安留下守夜,当时也是效应不好,所以保安张大爷也就顺带兼职了保洁人员。晚上关门后,张大爷先是在电影院内简单打扫一下卫生,然后再去门口的保安室里呼呼大睡。每天都是如此。
一直到了这天晚上。
一场热闹非凡的文艺演出过后,人们早已散去,张大爷开始拿着他的蛇皮袋和一个铁夹子,先把观众席里的塑料瓶和铝罐一个一个夹到了袋子里面,又拿起扫把一排一排打扫起来。工作人员们也下班了,大幕已经被拉上。电影院里逐渐由嘈杂变得安静起来,等到张大爷从最后一排座位扫到台前时,发现已经就他一个人了。
老张直起身,揉了揉弯的酸痛的老腰,一屁股坐在了舞台边缘。他掏出一支香烟,点燃,深吸了一口,看着对面偌大又空无一人的观众席发呆。他打算先歇息一下,再回到保安室。
香烟还没有吸两口,张大爷就听见了一声咳嗽的声音,不是很大声,但在这安静的电影院内仍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张大爷愣了一下,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正当他吐出烟雾时,又有一声咳嗽传来。这次的声音更大了,让张大爷确定这不是老鼠或者其他东西发出的声音。确实有人在咳嗽,他借着电影院里昏暗的灯光,向观众席里看去,看了半天,并没有发现有人。这时,又传来了一声咳嗽。
这是来自背后的声音。
张大爷回过头来,他的背后是一块红色的幕布,他看不见幕布后面的东西。但是他低下头,发现了在幕布和地板中间的缝隙中,有一双高跟鞋。虽然只能看见鞋子和脚背,但毫无疑问,幕布后面肯定站了个人。
“谁啊?”张大爷朝着幕布喊了一句,那人并没有说话,也不咳嗽了。“下班了,快走吧!”张大爷也没有掀开幕布,说了一句话后便又转过头,抽着还剩半截的香烟。
过了大概两分钟,张大爷捻灭了烟头,站起身,拍拍屁股,准备回到保安室,没走两步,他就感觉不对劲了。
“不对啊,”他心里想着:“我叫那人离开,怎么没有听见高跟鞋的声音呢?难道……”他向后一看,果然,那双穿着高跟鞋的脚还站在那里,奇怪的是,旁边有多出了一双皮鞋。这两人也不说话,就站在幕布后面,鞋尖都面朝着张大爷,仿佛在隔着幕布,幽幽地看着张大爷。
“怎么变两个人了?”张大爷这时才开始感到奇怪,还带有一丝丝的恐慌。刚才他以为只是工作人员没有走而已,现在,他不那么认为了。“哎!”张大爷冲着那红色的幕布喊了一声,希望能得到那两个人的回应,但是过了好一会儿,幕布另一边的两人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。甚至他们的脚也没有动一下,像钉在了地板上一样,笔直地站在那里。
张大爷这回也有点不耐烦了,他跨步走上了舞台,从中间一下子撩开了幕布。
后面的两个人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他走到幕布后面,打开了手电,除了一片黑暗,他什么也没有看见。他又四下照了一照,确实没有人,难道是小偷吗?也不对,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偷的,再说了,是小偷的话不去偷东西,傻站在这干什么?
“什么玩意儿?”张大爷嘴里嘟囔着,转身打算回去,这时他却发现,幕布不知又被谁拉上了,而在他刚才进来的另外一边,那一双皮鞋和那一双高跟鞋,出现在了地板和幕布的空隙中。

标签:鬼故事

相关内容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