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窦哥视野,开站了,欢迎光临!
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

刽子手吃喜宴,见宾客双脚离地,他掏出断刀救下新郎

2021-10-08 09:31:20 | 人围观 | 评论:

明朝正德时期,苏州吴县有一民家叫郑阿公,他年近六旬身体非常硬朗。年轻的时候就膘肥体壮,并且长得凶神恶煞,稚童看见他就会嗷嗷大哭。正因为如此,他被县衙看中做了刽子手,按照规矩行刑到九十九人之后,他金盆洗手归隐乡里。

郑阿公少年时,因为长相凶狠,吓得女子不敢嫁他。人到中年更没有妇人愿意嫁给刽子手为妻。到如今双鬓花白,膝下无子,晚景凄凉。家里的亲人陆续去世,后辈存世的,只有一个做生意的侄子。

这一天,侄子郑贵找上门来,说他儿子要成亲,请郑阿公去吃喜宴。其实郑贵是不想请郑阿公,因为是红事,担心请了当过刽子手的叔叔招来煞气。可是家中长辈不来,担心被女方家指责,这才心不甘情不愿来请郑阿公。

郑阿公心里很高兴,他归隐之后,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街坊四邻都害怕他,觉得他是个不祥之人。他想和路旁的孩子说话解闷,孩子却说道:“我不和你玩,爹娘说了你是坏人。”

听到侄孙特意嘱咐让他去吃酒席,心中非常高兴,每天都在期盼吃酒席的日子赶紧到来。这一天,郑阿公起得很早,穿上特意为参加喜宴做的新衣裳,大步出门而去。

可是他行至半路,突然转头回家,由于换了新衣裳,他忘记把一件随身携带的东西落在了家里。那是一把断刀,曾经斩杀九十九个恶人的刀,金盆洗手之时,为了表明与过去划清界限,遂把此刀断成两截,一来是做留念,二来是防身。

虽然郑阿公已经年近六旬,依旧刀不离身,只是他身体臃肿穿的衣服肥大,一般人看不出断刀藏在衣裳里罢了。这一去一回花了一些功夫,当郑阿公到侄子郑贵家的时候已经开宴了。

此时,大堂里人山人海非常热闹,郑贵之子郑山海在招呼客人,他眼尖发现了门口站着的郑阿公,立刻上前招呼,他作揖说道:“叔公亲临蓬荜生辉。”

郑阿公拿出随礼,说道:“你能请我来吃喜宴,是我感到高兴才对。”两人客套一番,郑山海看向席位有些为难,不知是父亲郑贵忘记了郑阿公会来,还是故意不给他设位,以至于此时大堂上并无虚位。

郑山海只好向郑阿公道歉,带他去女方本家亲戚的包间用饭。女方是外乡人远嫁至此,但是来参加喜宴的非常多,这桌正好容纳十个人,郑阿公被安排在主位上就座。

郑山海让众人吃好喝好以后,就关上门出去了。包间里突然变得鸦雀无声,宾客各顾各地吃起桌上的菜肴。郑阿公本以为可以与旁人多说几句话,可是看到众人不理他,他也就只能低头用饭,心里嘀咕道:“女方的亲戚真是有些奇怪。”

就在这时,郑阿公吃了一口菜,马上吐了出来。这饭菜不新鲜,吃到嘴里是馊臭味,实在难以下咽。可是,身旁众人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郑阿公心中起了疑虑,他瞅了一眼四周,察觉出一些异样。这间屋子的装饰有些古怪,大白天的在四周点白蜡烛,窗花竟然不是红喜字,而是白喜字。

当刽子手这些年,郑阿公学过一些周易之术,因为整日与恶人打交道,所以他警惕性很高。他假装将筷子失手掉在地上,弯腰下去拾起,当他掀开桌布,看见众人双脚是离地的时候,他吓得背后冒冷汗,牙齿颤抖,心中已经明了,这竟然是一场白婚。

此时,郑贵父子端着酒杯进屋敬酒,在座的宾客一改刚才的冷漠,变得非常热情,纷纷举杯向迎,郑阿公趁机拉过郑山海说道:“做这酒席的大厨是谁?”

郑山海说道:“由于成亲仓促,一下子找不到帮厨,只好麻烦我的岳母金夫人亲自下厨,这才做了几桌像样的宴席。”郑阿公让郑山海去那一些糯米过来,说是想带一些回家。

郑贵见两人偷偷摸摸嘀咕,上前询问何事?郑阿公说道:“我有些不胜酒力,你扶我到外头喘喘气。”于是,郑贵父子搀扶着郑阿公出了包间。

三人出去之后,郑阿公赶紧抓住郑贵的手腕说道:“今日来的的宾客你们是否都认识?”郑贵支支吾吾说道:“大部分都是女方家来的宾客。”郑阿公又问:“山海娶的女子是什么来历?”

原来是郑贵为儿子挑选的媳妇,从好友处得知外乡有个非常有钱的寡妇想嫁女儿,这寡妇叫金夫人,女儿叫金梅,郑贵贪图对方的钱财,就找到媒婆去提亲。没想到对方爽快地答应了提亲。

但是,对方提出要求,婚宴的事情必须由女方家安排。郑贵又是一个吝啬的人,得知可以不花钱娶儿媳当然同意。没过多久,金夫人带着女儿来到郑家,金梅到了郑家就没出过房门。

郑阿公听完之后陷入沉思,片刻之后,郑山海拿了一袋糯米过来,郑阿公抓了一把在手中,转身来到女方亲戚的包间。只见他大手一挥,糯米撒在了饭桌上,一道腥臭的黑烟四散开来。

郑贵父子见状想阻止郑阿公冒失的行为,可是他们看到包间的场景惊呆了。房子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宾客?竟然坐着十个用纸扎的小人,饭桌上都是已经长毛的饭菜。

郑阿公问道:“布置婚宴的人有古怪,到底是谁布置的?”郑山海说道:“都是我岳母办置的。”郑阿公不在隐藏,从衣裳里拿出一把断刀,喝了一口老酒,喷在刀口上,只见他虚空一劈,周围好像被撕裂一样,大堂里瞬间安静下来。

郑贵父子躲在郑阿公身后,三人来到大堂,只见满堂端坐着纸扎的小人,桌上都是一些长了毛的剩饭剩菜。周边点满了白色蜡烛,围布将大堂装饰的有些阴森。

就在这时候,后厨响起一声怒吼,一道黑影闪现到三人面前。只见一位脸色苍白,双目凹陷,嘴唇发紫的老妇人出现在三人面前,她正是郑山海的岳母金夫人。

金夫人望向郑阿公说道:“没想到遇到了你,害得我计划失败。”郑阿公说道:“我听闻十年前术士王昌山作恶问斩,他的妻子金梅一直在逃,想必就是你吧。”

金夫人和丈夫王昌山精通江湖幻术,借此技艺到处招摇撞骗。十年前,丈夫被抓问斩,她东躲西藏逃命,流窜到了本地,这一次,她假装是高门大户的女子,看上了郑贵的儿子,金夫人本想等到洞房花烛夜之后,将郑家的金银洗劫一空,没想到被郑阿公识破了。

金夫人说道:“既然被你们识破,我也不装了,只要把金银交出来,我就饶了你们。”郑阿公不怒自威,双手持断刀,做横劈式。他说道:“王昌山就是被我这口刀所斩,我这一生杀了九十九个恶人,今日斩杀你,正好补齐一百也算圆满。”

金夫人听闻丈夫被郑阿公所杀,她情绪失控,不再藏匿立即挥手射出蚕丝,控制纸人向郑阿公袭去。郑阿公左手虚空比划金夫人脖颈三指处,右手持断刀,不顾纸人的攻击,硬是劈向金夫人。

刀光剑影之间,金夫人轰然到底,她被吓晕过去。当断刀砍断蚕丝,她才幡然醒悟,郑阿公是个刽子手,这把断刀专砍世间邪恶,眼看在劫难逃,她在霸刀之下,心神吓得恍惚,根本不敢抵抗。

郑阿公见金夫人倒地,收起断刀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随后,郑贵去县衙报官,衙役将祸害百姓多年的金夫人拘押。郑贵劫后余生,非常感谢郑阿公出手相助,他为曾经疏远郑阿公感到羞愧。

从此以后,他常去探望郑阿公陪他说说话,周围百姓知道郑阿公为民除害,都一改往日对他的恐惧,都很敬佩他的勇敢。

写在最后:

郑阿公垂暮之年,因为从事的职业被人误解,他想找人说话解闷,结果众人都对他避之不及。恰好参加侄孙子婚宴,识破了金夫人用幻术诈骗钱财的手段,他不顾安危挺身而出救人,最后,他刀下留人并没有伤害金夫人。

我从杂记上看到过一段记载:古时,刽子手行刑九十九人就要金盆洗手,不可再杀生,怕沾染煞。并且行刑之后,不可回头看,以防被刑者看清脸遭来报复。这些刽子手,在旁人看来都是凶神恶煞,可是他们私底下却是吃斋念佛,乐善好施。

人不分高低贵贱,工作不分三六九等。人生而平等,不分高贵和贫贱。不管从事什么样的工作,都应该被尊重,而不是被歧视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