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窦哥视野,开站了,欢迎光临!
你的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

地铁上的洋娃娃

2021-08-17 14:29:28 | 人围观 | 评论:

据说在前不久一个来自马来西亚地铁上惊现恐怖娃娃,就是为了教训不守规矩的乘客,如果有不礼貌的行为这个娃娃就会“永远缠着他”。
这篇故事讲的就是恐怖娃娃,相传H市的地铁在最后一班过后还会空跑一趟,是因为要送他们回该回的地方,而上了这最后一班地铁就会被“永远缠上”。
志明是在H市打工的小市民,一到忙起来的时候就会加班到很晚,低廉的工资让志明也买不上汽车只能每天挤地铁。
“呵,这么累,这几天真的要累死了,加班加点的也不涨点工资,哎,这辈子也图不了什么,忙忙碌碌的也找不到什么奔头,我们这样的小市民即使突然死了,估计也没人知道吧。”
志明边走边嘀咕着,往地铁方向赶去。
23:04(赶往H市的地铁已经停止售票,现已经暂停服务,请乘客止步!)
沮丧的志明,想看来只能叫滴滴师傅打车回去了,随后转过身往步梯上走去,可是正当转过身的时候,地铁突然开来了。
“这奇怪了,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地铁,哈哈哈,真是天助我也,运气还真是不错么。”
志明就上了这最后一班地铁,志明看看周围的人,东望望西望望,还是不少,心想:“看来大家这些小市民,赚点钱也不容易,都是这个点回家啊,哎,也是可怜。”
“嘿,这座位旁边怎么还有个洋娃娃啊,真漂亮,还是个新的,不如带回家送女儿吧。”志明一手拿起这个娃娃往自己的兜里放。
志明刚刚抬起头,往地铁的玻璃窗口看着射出来的人像,嗯?这些人看着我干嘛,我们认识吗?奇怪?
志明又擦了擦眼睛,往玻璃窗口看去,嗯?咦~~这……是幻觉,一定是我自己太累了。
志明又东张西望看着地铁上那些人,都是两眼无神,一直盯着他。“啊……不……我要下车,我要下车”
23:40(H市,花草街到了,请乘客依次下车。)
志明连忙下地铁,揉揉自己的眼睛。“得救了,看不见那些个脏东西。”
可是……不是这么简单的,志明下了地铁根本没有地铁出口,志明吓的脸色煞白,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志明吓得直哆嗦,不敢回看,而此时,背后一紧张,志明看不见了一片漆黑。
“H市花草街,有一名男子昨夜身亡,手里还捏着一个洋娃娃,可是该男子是一具无头男尸,该男子的身份还有待调查,这是H市报道。”
志明死后H市好像又恢复了平静……
但是就是这天,老刘来到地铁站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。心里就有抑制不住的兴奋。地铁门一开,大家都蜂拥而上,早就看准位置的老刘更是一个劲儿的往前靠。也就不到一分钟的事儿,熙熙攘攘的都挤上来。门关了,车动了。谁也没注意到在最里面老刘嘴角上猥琐的笑…
地铁上人们不管是男是女,都挨的很近,人连身子都转不过来。这对于别人可能是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刻,可对于老刘来说这是一天中最享受的一段路程。今天在老刘面前的是一位年级不大,感觉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。姣好的面容,白皙而又光滑的皮肤,虽然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穿着普通的职业装,但是丝毫也不影响保守衣服下丰盈的身姿。
老刘凑近,闻了闻。一股少女身上特有的青春的味道扑鼻而来,视觉在加上嗅觉的双重刺激下,老刘终于按捺不住了。一只手慢慢的伸进少女的的衣服里。突如其来的触感,让眼前的人儿微微一颤,脸色渐渐变白,好看的眉毛不自觉的一皱。或许是戴眼镜的缘故,车厢上的人都没有发现少女的异常。
“金华路到了,请乘客依次下车,下一站…”
车厢里的人开始躁动起来,有些人推推嚷嚷的准备下车。这促使老刘与少女的距离更近,借此时机,心一狠。老刘的手来到了少女的胸前,手下的触感让老刘接近疯狂。少女此时的脸由苍白渐渐泛红,这种窘困,尴尬让她不敢大叫,只能默默祈祷赶快到站。
“XX大厦到了,请乘客依次下车,下一站…”
少女如获新生的快速逃离,一直到出了地铁站,也没敢回头…
老刘之后也随便找了个站就下车了,今年老刘也就40好几,可脑袋上几乎全是银丝般的头发,深窝下去的五官,脸上还有淡褐色的斑点,总是挂着不明思议的笑。穿着大许多黑色的外套,整个给人一种猥琐的感觉,甚是烦人。
23:04
老刘今天心情好,晚上喝了点酒,脸上还有泛着红晕,没醉,微醺
走到地铁门口,门开了。老刘没想太多,迷迷糊糊的就进去了。
老刘躺在座椅上,嘴里嘟囔着:“这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啊。”或是真的有点醉了,老刘闭着眼回味起今天早上的场景,猥琐的笑道:“年轻货就是好啊,这水嫩劲儿,啧啧。”哼着歌儿,脚还不忘跟着打节奏,一脸得意。
“水繁街到了,请要乘客依次下车。下一站,花草街”
不知怎的,老刘觉得好像有个黑影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,便睁眼看个究竟
“啊……”
一睁眼,老刘就看见有个洋娃娃挂在车厢上面,一摇一摆的,身上穿着职业装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正好像白天地铁上那些个学生小妹,老刘就看着这个洋娃娃,回想这今天享受的瞬间,也没有多注意到些什么,将洋娃娃拿在手上,借着酒对着娃娃说:“嗯…年轻就是好啊,滑嫩的皮肤,可怜我都40好几了还是个单身。”
说着说着……突然相邻几节车厢的灯光突然灭了,周围一片漆黑,老刘一下回过神,看来看也没当一回事,过了一会儿地铁开始减速到站。
23:40(H市,花草街到了,请乘客依次下车。)
老刘看着一出地铁灯光昏暗,好像是太晚了没有了灯,只有一些应急逃生的应急灯,又红又绿的映出那种又安静的地铁口,地铁厢内也没有人,下客的只有老刘。
寂静的夜,让人直哆嗦,有些害怕,有些胡思乱想。
老刘拿着手里的洋娃娃,加快脚步快速出地铁口,正当老刘从步梯的最下面走到最上面,可以上面居然没有路,老刘一回头刚才的地铁口也不见了,周围漆黑一片,只听见一声惨叫……
(听说了吗?咋们H市又有人赶上了最后一班,最后那个男人也是没有了头,手里还捏着一个洋娃娃。)
直到后来H市的地铁偶读在晚上23:00之前关闭,这样所有的灵魂就可以不被打扰,悄无声息的回他们该回的地方……

标签:鬼故事

相关内容推荐: